当高考遇上肺炎病毒 只剩128天的武汉高考生怎么办

当高考遇上肺炎病毒 只剩128天的武汉高考生怎么办
2020年02月01日 16:32 新浪教育

  准备好教案,调试好QQ,等待开课——林老师从来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带领学生向着高考冲刺。

  林老师是湖北省武汉市一所重点中学的高三年级任课老师、班主任。从1月30日(农历正月初六)开始,她和其他老师已开始按照学校的统一安排,通过在师生QQ群内的语音电话功能,为高三考生排班授课。目前,该校高三年级共有16个班级,学生680人。

  情势急转直下的非冠肺炎疫情,把武汉所有的中学打了个措手不及。

  距离高考仅130余天的紧急停课

  林老师所在的学校,原计划给高三年级的放假安排是一直上课到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到农历初六再返校补课。“差不多市内所有的高中都是这样安排的。”她对记者说,那天早上通过各种途径,林老师已经获知了关于肺炎疫情的最新消息,“我记得很清楚,20日上午我们还召开了全校教职工大会,包括我在内,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戴着口罩,台上坐着领导都没戴,感觉还挺尴尬。”

  实际上,在1月20日凌晨,北京、广东、武汉接连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情况。其中,武汉18日、19日新确诊病例136例,广东深圳市确诊1例,北京市大兴区确诊2例患者。这也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出现以来,国内首次在武汉以外的地区确诊这一疾病。

  20日中午,林老师在午休时间通过“京东到家”向附近的药店下订单购买口罩,药店迟迟没有接单,很晚才回电告诉她,因为很多人买口罩,她预定的款式已经售完,是否接受调换其他款,林老师接受了这个建议,因对疫情的严重性估量不足,她并未购买太多。

  20日晚上,正在准备学生第二节晚自习的林老师忽然收到了学校转达武汉市教委的紧急停课通知,当天原本高三年级有持续到晚上8点的晚自习,7点左右收到通知散学,“当时还没有太多讨论疫情,有的老师一直在群里布置说明寒假作业”。同时,学校也取消了原计划21日和22日召开的家长会和质量分析会。她说,“因为刚组织过一次全市重点中学联考,需要就考试成绩给家长做个分析说明,现在想想十分后怕,幸亏都取消了。”

  林老师后来才知道,“我们学校旁边的医院,20日当天就有确诊的。”

  21日,林老师返回学校取东西,发现一路上戴口罩的人已明显增多。22日,《长江日报》官微发布了湖北省卫健委、湖北省教育厅的《致全省学生及家长的一封信》,提示学生和家长采取预防保护措施,减少寒假外出。

  23日凌晨2点,武汉宣布封城。林老师记得很清楚,这一天,距离2020年6月初的全国高考开始仅有135天了。白天里,因家人还需外出工作,林老师跑了五家药店购买口罩和酒精,但都已被抢购一空,最后外地的同学通过顺丰给她邮寄了50个口罩。当天,湖北省教育厅确定,今年春季湖北省中小学开学确定延期,具体何时开学有待后续公布。

  湖北省是继江苏、河南、山东、河北之后,全国高考压力最大的省份之一,虽然全省高校林立,但湖北的高考考卷是全国卷一,属于比较难的卷型,各家高校在湖北的招生分数线普遍较高,很多武汉市内的学生,从小学就开始了各种课外补习、竞赛,到了高中,更多学校对教师采取绩效与分数挂钩的管理方式,学生的学习状态更是高压高强度,课程和自习时间排到最满,老师和学生都是以“打仗”的心态面对高考,而仿佛忽如其来的疫情成为今年高考的最大不确定因素。

  2019年全省共有38.4万人报名参加高考,比去年的37.4万人增加约1万人,这是自2017年以来的“三连增”。

  与河南、山东等地的中学采取集中住宿的“高考工厂”不同,如林老师所在的武汉市内的中学,大部分都不具备住宿条件,学生多为走读,在疫情持续的状况下,学生只能居家自学,尽管学校采取了线上授课的安排,但学生的专注力和适应新的教学方式情况,还有待观察。

  “学生的心态也很矛盾,一方面想多放几天假,但另一方面又很担心高考。”林老师说,学校的线上教学,也是为了求一个“心安”。

  湖北省教育厅于1月29日和1月30日分别发布了全省中小学校在疫情防控期间开展网络教学的指导意见和做好疫情防控期间高校教学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出,“中小学校可充分发挥网络平台、数字电视、移动终端等特点和优势,结合地区和学段特点,采取在线直播、网络点播教学、学生自主学习、电视视频学习、集中辅导答疑等多种形式开展网络教学。”

  教师花样线上授课 鼓励自主学习

  一位居住在武汉的初三年级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已经收到了学校转发的教委关于线上补课的通知:2月1日开始,组织高中毕业年级开展在线教学,2月5日开始,组织初中毕业年级开展在线教学,2月10日开始,组织其他年级开展在线教学。

  这位家长除了担忧疫情的发展,对即将到来的中考也感到“焦灼”,“我们本来请了物理、化学、生物三门课的一对一上门家教,孩子成绩提升很明显,现在这样的补课短期内是不可能了,还是只能上网课,网课的效果没有这种面对面教学的效果好,但也只能聊胜于无了。”

  目前,这位家长听到校方传达的信息是,今年的中考和高考大概率都不会因为疫情而推迟。

  林老师说,目前她班级内的学生目前情绪普遍比较稳定,在武汉封城前后的那几天,有一名父母都是医生的学生,因为担心父母的安全,情绪十分紧张,但是“现在都比较平静了。”

  在1月30日开始的这次网络授课中,因为有不少年纪较大的老师第一次接触“直播”,操作不太顺利,还意外地在学生面前暴露了生活中可爱的一面,林老师说,有的学校老师通过“斗鱼”平台直播,被学生截图做成了“表情包”,有的老师在语音直播中不会操作“闭麦”,和家人的日常对话被学生听到,师生之间的距离反而得以拉近,还有老师通过B站做直播,竟然收到了学生的“投币”,学校已经要求绝对不能接受各种“投币”、“打赏”,后续都会退还给学生。

  据悉,2月1日,武汉市教委会组织老师线上培训其推荐的网络授课平台“空中课堂”的操作,但是对有的已经回到外地家中被隔离起来的老师来说,如果家中没有笔记本电脑或台式机,使用这个平台时是不太友好的。

  考虑到目前学生们普遍使用QQ,林老师表示,如学校没有特别要求,后续老师们可能还是会用QQ群的电话会议和分享屏幕功能授课。

  历年的“二月调考”,是高考前较为重要的一次考试,一般会安排在二月中旬,这次考试目前来看极有可能会推迟,师生们普遍也希望,疫情能在2月下旬得到有效控制,恢复正常上课,迎战高考。

  不管是通过何种方式授课,老师们督促学生的向学之心都是一样的。

  在疫情阴影重压下的武汉的教师们,积极采取各种方式鼓励学生的学习信心和热情。在一封流传于武汉市各中学的教师致考生信中,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师写到,“延迟开学,各类辅导暂停。在生命面前,试卷、分数、名次显得轻如鸿毛。学生宅在家里,家长急在心里。‘教是为了不教’。在不教、不管的情况下,学生是否愿学、会学、高效地学,成为检验一所学校、一个教师、一个家庭教育水平的天然试金石。受了12年的教育,却不会主动学习,无疑是教育的失败。不管怎么自诩‘名校’‘负责’‘学霸’‘天才’都难掩其羞。不能自主学习,即使考上清北,其发展情况也令人堪忧。”

  在提出数条在家自主学习的具体建议后,在信的末尾,这位老师说到,“学会主动学习,你战胜的不仅是病毒,更是一个平庸的自己!”

  武汉市的肺炎疫情,将对今年的春季开学、高考情况造成何种具体影响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正如那些奋战在医疗、交通物流等疫情一线的人们一样,各行各业的人们依然在为了一个光明的未来,守土有责,奋力前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

高考生武汉

高清美图